专访|泰特:追梦让我真正爱上看球 从小看老詹&韦德比赛长大

(译者注:本文发表于美国当地时间2月8日,为保持文章原意,译者并未对文中数据进行更新。)

并不是所有落选的新秀都能在NBA的轮换阵容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杰西恩-泰特成功了,他在休斯顿得到机会并牢牢把握住了,相信泰特能为一些落选秀做出榜样,让他们也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我们通过ZOOM与泰特进行了近40分钟的交谈,泰特在谈话末尾回忆了他在通往大联盟的疯狂旅程中所去过的各个地方,注意到了每一个地方文化的变化。比利时、澳大利亚、休斯顿。正是这些不同的环境和经历将泰特塑造成了如今的样子。

你也不是每天都能听到新秀在训练中被人扔球,或者在勒布朗-詹姆斯、安东尼-戴维斯和锡安-威廉森面前艰难地得分,但所有的这些都只是泰特经历的一小部分。这是一个由勇气、古怪的左撇子和肩上的重担所组成的泰特。

泰特很清楚自己一路走来都不太顺利,但他很懂得珍惜,相信这能让他变得更强大。“我一生中总是不被看好,”他告诉我。“历史总在重演。”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适合火箭这支全新、年轻球队的原因——这支球队中充满了不合群的人,他们要么是曾经家喻户晓却长期受伤的球星,要么就是被认为太过年轻,无法在大场面中发挥真正影响力的球员。

那么为什么在新赛季刚打了20场比赛之后,泰特就成为了火箭的重要一员呢?当浏览年度最佳新秀排行榜时,泰特的数据不会出现在上边。他的场均数据只有8.3分和4.8个篮板。他的失误数(27次)几乎是助攻数(16次)的两倍。不过如果再深究一下,你就会发现他正在不断进步。他的外线投篮,是其状态&适应度变化的晴雨表,开始的时候很差(十二月月的投篮命中率只有28.6%),但后来有所提高——一月34.6%,二月37.5%。 他的比赛特质也有一些不太像新秀的地方,比如他的切入效率。在自己的新秀赛季中,泰特每次进攻得到高达1.67分,好于联盟97%的球员。

泰特在进攻端显然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但在防守上,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根据Cleaning of the Glass的数据,当他出场时,火箭的净胜分比他在场下时好了整整7.5分,他上场时球队的防守效率指数为99.6而不上场时为110.6。泰特今年已经有53次犯规,但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积极寻求挑战,拒绝让步。

即使数字根本不存在,看比赛的人也都会知道为什么主教练斯蒂芬-塞拉斯那么信任他。他总是在做一些能帮助球队靠近胜利的事情。泰特的能量是有感染力的,是持续不断的。他会冲到界外去救那些没有意义的球。他沉着地移动球,并按照球队的要求投篮。他的转换防守就像在联盟中已经打了很多年一样。他会为那些甚至不是因他过错而输掉的比赛向队友道歉。他的笑容灿烂而充满喜悦,他的礼貌穿透了任何界限和所有的WiFi信号。他能做出这样的传球:

GIF-泰特秒传伍德

如果你长时间保持做正确的事情,最终你就会迎来突破。对于泰特来说,这种突破是周四晚上在对阵灰熊的比赛中出现的,他在31分钟内9投7中,得到了职业生涯最高的19分,2个三分球,7个篮板,2次助攻,2次盖帽和1次抢断。在一场火箭赢了12分的比赛中,他打出了+30的正负值。今晚更大的新闻当然是克里斯蒂安-伍德不幸脚踝受伤,但泰特在下半场挺身而出——尤其是在防守端。11胜10负的火箭并不完美,但泰特和塞拉斯一样,双手抓住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机会并永不放弃。

“我们谈了很多关于我们都有机会的事。”塞拉斯在火箭115-103取胜后说。“我们都是新人,感觉就像‘哇,能出现在这个位置上真是太好了’,但我们都有很多责任,这就是我跟他谈的。泰特有在场上的责任很重,他必须在攻防两端都做好事情。你可以看到他每场比赛都在进步。今晚泰特表现得很好,31分钟内正负值+30分,继续前进,这才是我们需要的。就像你说的,我信任他,他是个值得信任的球员,能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也是一个伟大的倾听者和一个非常好的学习者。我们需要他,非常需要他。”

本周早些时候,杰西恩-泰特接受了The Athletic的独家专访,在一次涉及范围广泛的ZOOM电话中,他的话题从比利时早餐、和勒布朗-詹姆斯单挑,到为什么他在大学里差点退出比赛,以及差点永远留在澳大利亚。为了简洁明了,部分内容做了轻微编辑。

Kelly Iko(TA火箭随队记者,下文简称为Q):你能带我回到2018年的NBA选秀大会吗?当晚你的心态是怎样的,在整个大会的过程中又是怎样变化的?

泰特(下文简称为A):有几支球队曾主动联系我,说我是他们的第二或第三(选择)。如果他们的首选目标在顺位轮到时依然位可选,那么这些球队当然会选择他们。所以我知道,我可能会有一小部分机会被选中。但最终我知道,这可能不会发生。之后,我认为自己肯定会有得到双向合同和选秀后签约的机会,但事实并非如此。雄鹿最终让我加入了夏季联赛。可很不幸我的手指骨折了,不得不去比利时试训。第一年,他们认为我较小的体型和大学时糟糕的外线投射表现没法打四号位,在那里我想明白了,我开始茁壮成长,学着对我的投篮有更多的信心,你知道,我从那里开始打出了一片天地。

Q:所以我有点想回到大学。你听过无数关于那些在大学打了2年、3年、4年篮球的人的故事。你为什么要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待四年?

A:我只知道是知道自己还没准备好。我知道有些地方仍需要改进,最终在我大三的时候,当教练萨德-马塔(Thad Matta)退休后,我们整个大一班的人都转学了,我几乎停止了打球。我曾经参加过一些球队,当你输掉比赛的时候,你会觉得打球一点都不好玩。球队助教格雷格-保罗是那个真正让我决定走出萎靡状态的人,作为我们教练组成员的他曾经在杜克大学和雪城大学打过球。他们说服了我,就像说,“这是你的遗产。你是这支球队的队长,你必须完成目标。”如果我想在第五年打橄榄球,没问题,但对于我的大四,虽然不知道教练会是谁,但他们最终帮助我决定留下来。而我很幸运地得到了新任主帅霍特曼先生和他手下的帮助,我在三个月内就从四号位变成了控球后卫。所以这是一件很棒的事。

Q:落选有没有让你怀疑过自己在NBA的潜力?你是否曾怀疑自己永远没法来NBA打球?

A:我不认为那是怀疑。这对我来说仍然是超现实的。这不可能发生。就像人们梦想着有这样的机会,所有需要发生的事在需要发生的时候,都发生在了我身上。不管是我们队里有一半的人因为新冠疫情而不能出行,这意味着我必须要打球,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如果我得到了机会,我觉得我一定能够把它做到最好。如果机会来了,真的是上帝的恩典,事情发生在了完美的时间。NBA开始倾向于使用小球,我适应了这种模式,你知道,是PJ-塔克和德雷蒙德-格林这样的人打开了这扇门。小个内线就是现在的趋势。

Q:我想问一下你职业生涯的第一站比利时。你遇到的第一个文化冲击是什么?身处海外,身处新环境,你感觉如何?

A:我刚下飞机在机场的时候就觉得一切都很新鲜。我在比利时的时候可能就看到过一个胖子。所有人都很健康、很瘦,他们不吃热量太高的早餐,这是一个很大的文化冲击。就像我们早餐吃的是腊肠和奶酪。美式早餐在欧洲和一些地方是不存在的。

但除此之外,伙计,我很幸运。比利时是一个生活非常多样化的地方。大家都说英语,说三、四种语言。我就住在市中心。如果你了解比利时,你会发现他们并没有真正的身份认同,但它就像一个大搅拌锅。那里有中东人、荷兰人、说法语的人,也有很多非洲文化。比利时什么都有,市中心的任何一条街上都有不同地方的食物可以吃——那里的食物非常棒。而且人也很好,我喜欢比利时。

Q:所以从大学篮球到职业篮球会有一些调整。但无论是在海外还是现在的职业赛场上,有什么与大学不同的东西是你比较快地了解到的?

A:我学到了什么?我觉得当我转为职业球员的时候,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可以只放在篮球上,你知道吗?大学时,你得担心上课、辅导、开会,比如学习等等。而当你成为职业球员的时候,这就是你的工作——就像我们在国外一天要去训练两次。这样做想不变得更好真的很难,也很难不去理解比赛。我认为在海外的那一年对我帮助很大。就像我开始更了解比赛。我开始明白如何把自己和队友安排到适合他们的位置,让他们发挥自己的优势,或者是阅读比赛。那一年,比赛变得非常缓慢,然后在澳大利亚的时候,速度更慢了。我的意思是,NBA的速度肯定很快。对我来说,现在已经开始慢下来了,但这比我在海外经历的任何事情依然都要快得多。

Q:所以在比利时停留之后,你在2019年前往澳大利亚,与悉尼国王队签约,这对你来说是一大步。为什么你会做出这种特别的选择?为什么特别选择悉尼?

A:因为我知道,澳大利亚的篮球联赛只有28场比赛。我知道这个赛季会更短,所以在年底,我可能会回来,这样我就可以加入NBA了。其次,NBL(澳大利亚国家篮球联赛)的市场正在不断增长。你可以看到托里-克雷格、拉梅洛-鲍尔、RJ-汉普顿等人都曾在那效力。他们的新星计划让人眼前一亮,媒体可以围绕着它疯狂炒作。我知道去那里和那些人一块打球,有管理层或球探会盯着他们看,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得到关注的机会。

Q:你也是在那认识威尔-韦弗(Will Weaver,前悉尼国王主帅,现火箭助教)的。你们俩现在都在休斯顿,但从那时到现在,你们的关系进展如何?

A:我觉得是一样的。我们的角色不同。我们的角色和在悉尼的时候有很大的不同,但由于我们在悉尼的关系非常牢固,我们来到休斯顿后就从来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节拍。我们每天都会一起看比赛录像。威尔教练很擅长他的工作。我的意思是他是个天才,他看待比赛的方式充满了学问,这正是我过去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想从他身上多学点东西,让自己变得更好。

Q:从你在悉尼打球,到和火箭签约,整个过程是怎样的?休斯顿第一次联系你是什么时候,你们是什么时候建立了最初的联系?

A:你知道的,他们一直都对我很感兴趣。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我们不能和任何人交谈——不能参加任何训练,诸如此类。但很幸运我还可以来参加训练营。我得到了参加训练营的机会。当时还有其他几支球队伸出了橄榄枝,提供了训练营的机会,我只是觉得,当我观察了他们的阵容,看到他们打球的风格后,才发现火箭非常适合我。就像我说的,事情都发生在它们应该发生的最完美的时刻,机会就在眼前。我认为除了自身的努力之外,机会就是一切。世界上有很多人可以属于自己的机会。你只需要等待并为你的机会做好准备。

Q:任何看你比赛的人都知道你在场上的表现。无论大事还是小事——你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影响比赛。你之前都看过谁的比赛?谁是你的灵感来源,如果你有的话,你有自己的榜样吗?

A: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认识的人太多了,伙计。我是七叶树队(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支球队)的超级粉丝。我没有哪个固定喜欢的球员——我也很爱看NBA——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记得格雷格-奥登、大卫-莱蒂、迈克-康利和贾里德-萨林杰。

但只有在看过德拉蒙德-格林的比赛之后,我才真正喜欢上了看篮球比赛。我的意思是,格林总是在场上做一些小事,像PJ-塔克、马库斯-斯玛特一样,他们都会去做这些小事,我很喜欢这样的球员。我只是想把和他们一样的能量带到比赛中。很多人都能得分,但当人们坐下来认真看比赛的时候,会发现那些能影响到比赛胜负的小事有多重要,你知道吗?但说到成长过程中我最喜欢的球员,你知道我来自俄亥俄州,我们都是看着勒布朗-詹姆斯和德韦恩-韦德长大的,他们是我喜欢的球员,我记得我还有很多喜欢的球员。

Q:你可能听说过有很多人说你达不到如今的水平。你会回应批评吗?还是说你会保持乐观,继续前进?

A:我从8岁起就一直在努力证明自己。我已经习惯了,你知道吗?我不能控制别人的想法或言论,但我知道自己可以合理地去安排每一天,努力处理好每件事。我一开始就有这个目标。我一直都知道,如果我得到了机会,我就会很高兴,因为我知道只要自己将能够走上赛场,就会付出100%的努力,付出我的一切,你不能为此生气。所以每一种情况都是这样的。我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说。

我当然记得这些事,但我并没有生气,也不会和他们对喷。这就好像那是你的观点,你知道人们有权发表自己的观点。当然,即使不是从我的角度看这些话,我也会觉得这家伙疯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但我只知道,既然我能来到这支球队,就说明我有能力留着这里,我会继续努力打球,尽可能地留下。

Q:你是否还记得几周前和马刺的比赛后,你说球队已经和发生的那些闹剧划清了界限。回到那一刻,为什么那次会议对你们现在的球队如此重要?你是否也参加了与湖人比赛后的那次队内会议?

A:我觉得这种对话很重要,因为这是在赛季初期,你挖的坑越深,就越难自拔。我觉得我们的老将——塔克、考辛斯、沃尔都做得很好,他们是那些有话语权的领袖,把一切都说出来了。卢卡斯教练、塞拉斯教练,我想每一个敢于发声的人都做得很好,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他们从大局出发,看到了我们球队的潜力。很多人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也没有打出自己所需要的打出水平。但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这就是我们所要做的,伙计。我们只是想让每场比赛都变得更好,想在每场比赛中建立起化学反应。我认为我们也做到了。

Q:我们很少能看到一位落选的新秀能去很有前途的球队打球。你和塞拉斯教练之间有没有存在明显的信任关系?你们第一次谈话是什么感觉?听起来他对你要求很高。

A:塞拉斯教练是个很酷的家伙。他让比赛变得很容易。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尤其是对于我们的队伍而言,我们队内有很多不同性格的球员,也来自不同的地区。但归根结底,塞拉斯教练就是想让你在场上努力打球。我认为任何时候只要你的教练能让你在场上放松、没有太大压力,就能让你没有后顾之忧。我认为这始终是一种健康的比赛方式。这就是你如何建立信任和信心。你知道,从本质上来说篮球比赛是自信心的比赛,比赛中有很多精神层面的比拼。当你在场上犯了错误而不会被替换下场时,这会让事情变得简单很多。

Q: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开始谈论让你成为首发球员的?

A: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那就对话就是教练说:“你打首发吧。”然后我说:“好的,没问题。”能担任首发是很棒的一件事,但我们的首要目标还是赢下比赛。因此是否首发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们队里每个人都有首发的机会,我很感激教练能让我首发,然而我们的目标就是赢得比赛。球队从上到下都想证明自己,队里的每个人都有想要证明的东西,这就是我们要以这种方式打球的原因。

Q:你现在想在比赛中的哪些方面继续努力?你在球队已经打了有20场比赛了,你在哪些方面做得很好,哪些方面你想提高?

A:我肯定想要变得更稳定——拥有更稳定的投篮和更稳定的防守。我的协防也需要改善,虽然我的协防并不算差,但我想要把它提高到精英水平。我不想表现得还行,而是想成为精英。就这样,我要成为一名更稳定的射手和优秀的防守者。

Q:我听说了你和哈登在队内训练赛中的故事,你能说说你们的队内训练赛有多么激烈吗?你看起来就像有一个永动的马达一样,你们的训练到底多么有竞争力呢?

A:是啊,我的意思是,这就是正常的篮球对抗,你知道吗?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传出来的,也不知道是谁炒作的,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在场上的话你也会这样做。我记得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如果我们没有在训练赛中打出一些火气的话,那就不算是好的训练赛。我们的训练营就是这样,我们分成了两队,每天都在很认真地打比赛,两队基本上势均力敌,当然我说的是只有1分和2分的比赛。这样一来,我们有时候会在场上打出火气,有时甚至会互喷垃圾话,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情,这说明我们正在为赛季认真做准备。如果你跟你的对手互喷垃圾话,很有可能会大打出手,但跟队友就不会这样。

Q:我必须要问你这个问题,在对阵湖人的比赛中,你面对詹姆斯的防守,投进了一记精彩的转身勾手进球,在那一刻你让他记住了你,这对于你来说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时刻,但詹姆斯也以他自己的方式给出了回应…

A:你们可以看一下回放,在我得分之后,詹姆斯在接下来的四五个回合都在叫挡拆,让我去防他,然后单打我,他知道我们在打无限换防,这也说明了他的球商有多高。这就像在精神层面,他有丰富的比赛经验。詹姆斯就是詹姆斯,和他们比赛真的很酷,但直到我回去看了录像才知道了他要单打我这一点,他可能都不记得了,和他对位真的太疯狂了。

Q: 我记得在对位锡安-威廉森的比赛中,你完成了一记从左到右的欧洲步上篮,你是从哪儿学到的?你的新手技能包也太强大了。

A:我一直是一位突破手,突破上篮是我做得最好的事情,人们总是喜欢炒作,但你知道那只不过是一记上篮而已。我只不过是用了一记漂亮的脚步在锡安面前得分而已。凡事都有两面性,有时候我也会进攻。

Q:现在,火箭已经建立了新的文化,看来大家都已经接受了这些。你们是如何能这么快地建立起联系的?在球场外,有没有什么让你们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情,代表着你们的兄弟情谊和友谊?

A:我想把我们的故事保密,但我想说,我们的关系很好。我认为卢卡斯教练在保持真实方面做得很好。在这里做你自己真的很容易。这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是强迫的。就是一群喜欢打球的男生在一起。我认为当你在一支自上而下都喜欢跟彼此在一起的球队时,这将会是一支伟大的球队。

原文:Kelly Iko & Jae’Sean Tate

编译:最佳第十五人

人物专访

【来源:直播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新沙巴体育APP_欢迎您访问! » 专访|泰特:追梦让我真正爱上看球 从小看老詹&韦德比赛长大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